忍者ブログ
APH東歐鳳梨海相關同人圖文站 (Next Kiri-Ban:2500 暫停中,坑太多了)
<< 04  2018/0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
[113]  [112]  [101]  [109]  [108]  [107]  [106]  [100]  [98]  [97]  [9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藏書室的雙頭鷹


當天夜裏,阿爾弗雷德又做了夢,然後再次忘記了夢的全部內容。這一定是個過分綿長的夢,讓他得不到任何休息,結果當他睜開眼睛,記憶被抽走留下的空白反倒放大了他內心的疲累。一時間他只是躺在床上,什麼也不想幹,什麼也想不起來,仿佛早已經歷了無數次生死。空白讓他頭疼,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拿去了——亞瑟和馬修,他默念,他的長兄和他的雙生弟弟,一個正在牛津做訪問學者,一個正在舊金山他們的辦公室裏整理無數的清單,兩個月內這種生活不會有任何改變,他也不擔心他們會出什麼問題;其他人,他的同事和朋友,那些在全球跑個不停的記者,即將召開的攝影展,他斯坦福的同窗宣稱要設計一種更好的圖像處理軟件,兩個月他們變個不停,和飛速發展的世界一起變化——和他們都無關。他生活的那個世界豐富而多彩,與之相比他最近所在的小鎮雖然充滿異域風情卻著實單一,單一到讓周圍的一切都沒了實感,這讓他胸悶。

直到這時,他才確信自己依舊身處小鎮。小鎮連同鎮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樣不真實宛若夢境,但一個人可能在夢中還如此清醒?他身下是木床的感觸,和他的身體同樣僵硬;他耳中是沙粒流動的聲響,周而復始到無始無終,同樣的節奏同樣的速度,完全雷同到讓他感到可怕——和在鎮外霧野經歷截然不同的可怕。

等他平靜下來,說不清時間已經流逝了多少。沙漏翻轉了幾次,“哢嗒”的聲音他反而沒能注意到。他慢悠悠從床上坐起,窗外依舊是非日非夜的昏暗。教堂前那個姑娘的身影凝固成黯淡的石柱,旁邊的小個子只能是她的弟弟。阿爾弗雷德開始覺得自己也被這個小鎮審判日的氣氛感染到了,令人不舒服的那種,往深處想會讓人忍不住一身雞皮疙瘩。他不禁期盼愛德華他們口中的審判日快些降臨:顯影液用完了,等他離開後他會通過照片懷念在這裏的回憶,但他絕不想再在這裏多呆哪怕一天。

整理完畢後他下了樓。現在是清晨,旅店的主人應該已經為他準備好了早餐。可等他走進大廳,見到的卻是前所未有過的雜亂景象:酒氣沖天,滿廳泥濘,木柴、鐵棍和拆散的柵欄鋪成一塊圓形,裏面原有的幾把椅子要麼翻倒,要麼已經徹底散了架。那是原屬大廳的廢墟,中心挺立著高大而怒放的矢車菊。阿爾弗雷德差點沒認出她來,一夜之間吉爾伯塔就長到了一人高,花盆早就放不下了,在她的根腳下碎成了瓦片,於是她就直接在大廳紮了根。她的葉子雖然還是打蔫,向外扔土乃至扔東西卻令人膽寒地大力,特別還有一卷葉片,完全纏在一條懸空的鐵棒上:吉爾伯塔成了能揮動武器的植物,阿爾弗雷德以前想都不敢想,被那傢伙砸到一次,恐怕會鬧出人命來。萊芙娜蜷成球掩面而泣,斯瓦羅格們不再玩耍,縮在壁爐一角打著顫,一時讓阿爾弗雷德以為它們真成了萊維斯養的寵物。蹲在吉爾伯塔幾步開外的是抱著腦袋的宅精,全身上下沾滿了泥巴,沒一處乾淨的,正在哆哆嗦嗦哭哭啼啼。愛德華貓著腰躲在櫃檯後面,完全沒有想靠近的意思,而在大門口,托里斯捂著胃,一手手指用力卡住衣縫,正伸出另一隻胳膊去夠萊維斯,臉上一付活見鬼的表情。而當他看見阿爾弗雷德的時候,那張臉扭曲得無奈至極。

“這種混亂的狀況請您別見怪。”他沖阿爾弗雷德喊道,“吉爾伯塔喝醉了,我想您還是別靠近比較好。”

很難想像植物會喝酒甚至會喝醉。吉爾伯塔背對著記者,阿爾弗雷德突然覺得那叢紫色花冠的正中會長出人的面孔:那會是一張傲慢又粗野的臉孔,許多時候還會得意洋洋,他幾乎不用想就能確定。矢車菊挺直了背,綠色的莖莫名帶著金屬的色澤,仿佛隨時可以刺出的利劍。這一定就是愛德華所說的魔法中的一種,阿爾弗雷德雖然也感到了恐怖,但比起恐怖他更為好奇:這是進化嗎?它會變回去嗎?

矢車菊搖搖晃晃,扔出了幾團泥巴,直接朝吸血鬼的面門砸去,其中一團不偏不倚撞上他的鼻樑。這好像小孩子的泥巴戰,阿爾弗雷德記得有一年暑假亞瑟帶他和馬修去夏威夷,他們在瓦胡島火山公園的泥漿裏滾來滾去,到最後全部變成了泥猴子;馬修把頭髮裏偏紅的幹泥塊完全洗掉花了兩個小時,亞瑟一邊給吉他調弦一邊編出了一首《泥巴和紅帽子之歌》,他們在之後的一個星期裏不停唱這首歌,為此馬修至今還是對那種愛爾蘭的小妖怪深惡痛絕。當然現在在旅店大廳裏上演的絕不是快樂的泥巴大戰,托里斯全無平日沉穩地叫了一聲,臉色變得更難看了。“萊維斯,你到底給她灌了多少啤酒?”他惱火地把鼻子上的爛泥刮掉,表情和那時看著自己頭髮嘩嘩掉下的馬修太像了,“兩桶?不對,至少三桶。”

“對、對不起……”宅精大聲哭了出來,“對不起托里斯先生,昨天我們還有好幾桶的,可是、可是昨天吉爾伯塔鬧彆扭所以我把酒桶打開了,然後……然後……”

愛德華從櫃檯後面探出腦袋,小心翼翼接上了話:“全部啤酒昨天都被他們拼掉了,一人一花,一個晚上。”他猶豫了下,繼續說道,“吉爾伯塔胃口極好,至於萊維斯,你清楚的,他可是酒豪……”

如果這是真的,阿爾弗雷德從此更要對萊維斯刮目相看了。

“沒錯,所以咱們現在就只能看著吉爾伯塔變成巨人然後耍酒瘋。”托里斯歎了口氣,誰都能看出他在胃痛,雖然阿爾弗雷德不確定吸血鬼是否還有胃,“我們是不是應該把旅店的大門關上,窗子也都鎖起來,好別讓伊萬先生知道你們的花又喝醉了?”他接連幾次試著去把宅精拉起來,可兇暴的矢車菊每次都成功阻撓了他,有一次鐵棒差點直接敲到他的腦袋,這明顯讓他更加氣惱了。

“請不要讓伊萬先生知道這件事!”萊維斯的哭腔變得尖利起來,“他……他會宰了我的!也會宰了吉爾伯塔!”

“他不會宰了你,只會把你狠揍一頓。”愛德華稍微直起身子,冷靜地修正道。

“他也不會宰掉吉爾伯塔,只會把她遷挪到他的花田去。”托里斯歎著氣補充。

“那更糟!吉爾……吉爾伯塔是我的花,不能把她扔到那一群伊萬娜的中間!吉爾伯塔是……”

“沒錯,萊芙娜也會寂寞的。”托里斯打斷他,“所以我們必須給你親愛的吉爾伯塔解酒,搶在伊萬先生察覺到這裏發生了什麼之前。”

事情似乎正在朝好玩的方向發展。阿爾弗雷德瞟了瞟吉爾伯塔,目測了下她和萊維斯還有自己之間的距離:並不算特別遠,而且吉爾伯塔似乎從一開始就沒看見他。

“怎麼解酒?吉爾伯塔以前從沒醉成這樣過!難道要去藏書室問雙頭鷹?”愛德華驚訝地反問,“萊維斯才吃掉我們的最後一根牛油燭,伊萬先生想起這件事就來氣,不會讓我們進他的藏書室的。”

“今天沒問題。等他去敲鐘後,整整一天都不會回去。”托里斯搖著頭說,“敲完鐘他要去看他的姐姐,在那裏呆整整一個上午,然後再去看他的妹妹,在那裏呆到敲晚鐘——露薩卡之夜快到了,加上這次審判日提前——無論如何,足夠我們把這堆爛攤子處理好了。”

處理這種爛攤子我應該能幫上忙,阿爾弗雷德想。他可是當年的泥巴戰之王。

“對,時間是足夠的,但是……”

“比起其他的但是,首先我們要讓萊維斯從爛泥裏脫身。他在那裏呆著咱們除了擔心他別的什麼都幹不了。”

這是當然的,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就放心交給我好了。阿爾弗雷德又打量了吉爾伯塔一眼,悄悄朝萊維斯那裏挪了半步。他想起當亞瑟用一大團泥巴朝他和馬修砸去時,他靈巧地躲開了,馬修卻弄掉了眼鏡;眼神要准,動作要快,就當萊維斯是用來反擊亞瑟的優質泥巴。

吉爾伯塔的鐵棒朝著托里斯的方向砸了過去,吸血鬼連連後退,不得以直接上手抓住了兇器。這是機會——阿爾弗雷德猛地沖過去,耐克鞋踩在泥巴地裏的柔軟聲音讓他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托里斯瞪大了眼,愛德華捂住了嘴巴——沒等吉爾伯塔反應過來,他就單手攬住萊維斯,像拔蕪菁一樣把他拖了出來,然後兩人一起朝樓梯方向打了個滾——吉爾伯塔的葉子抖動不停,她扔了鐵棍,朝身後扭過花冠。

令阿爾弗雷德失望的是花冠正中沒有人臉,那不過是一朵放大了的矢車菊花朵,也就是變成銀白和血紅色的花心讓她有那麼點與眾不同。吉爾伯塔抖得更厲害了,她朝阿爾弗雷德甩出葉子,可阿爾弗雷德絕不是等著被泥巴砸暈的那種人。

他抱著萊維斯沖上了樓梯。那裏可是吉爾伯塔到不了的地方。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萊維斯臉上白一陣紅一陣,說話更加磕巴了,“到底、到底怎麼了?您在幹什麼?”

“在當泥巴王國的英雄!”阿爾弗雷德笑呵呵地回答,心裏無比得意。他沖入自己的房間打開窗戶,還能感到腳下的地板在顫動。“抱緊,咱們可要著陸嘍!”


這是自來到小鎮以來第一次,阿爾弗雷德覺得霧氣滑過臉頰愜意無比。愛德華和托里斯都沖了出來,院精順手鎖上了旅店大門。“您真亂來!”托里斯驚訝地喊出來,“您沒受傷吧?”

把雙腿顫個不停的萊維斯安在地上,阿爾弗雷德拍拍手,臉上的笑怎麼也收不住。沒問題沒問題,他跳了幾跳,證明給吸血鬼看。

吸血鬼長舒了一口氣:“您沒受傷就好了。真是抱歉,連這種奇怪的事情都把您卷近來了。”

阿爾弗雷德想了想,總不能就這麼把自己直接耍帥的念頭說出來。“總不能讓他呆在那團泥巴裏吧?”如果是亞瑟碰上這種情況會怎麼說?“舉手之勞。”

“您比我想像的厲害多了。”微笑重新爬上托里斯的臉,“動作靈活的人在哪里都很受歡迎的。”

“用他們的說法是運動細胞優秀。”愛德華補充道,“他第一次從窗子跳下去的時候我也嚇得半死,不過這次我就完全不擔心了。”

“嗯,從二樓摔下來也是不得了的事情。”托里斯點頭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感謝您。我想如果伊萬先生知道了,他大概也會很感激您的。”

“泥巴王國的英雄。”萊維斯站在地上,身子還有些搖晃,“謝謝您,您真厲害。”他也終於笑了出來,“基爾伯特先生原先也很喜歡跳窗的。”

托里斯用力咳嗽了一聲,宅精頓時抖了下,不再繼續說下去了。“咱們先解決吉爾伯塔的問題吧。”

他話音剛落,教堂的鐘聲就響了起來。伊萬肯定在鐘樓上,阿爾弗雷德突然覺得一陣惡寒,剛才他跳窗會不會被伊萬看見了?天知道那個奇怪的人又會冒出什麼古怪念頭,說不定他會掛著那種惡作劇的微笑讓他從鐘樓往下跳?Oh holy shit no!他鬱悶地想,轉念卻又覺得如果真有下次,說不定被從塔頂推下去的反倒會是伊萬自己。這是自衛,不算是過錯,於是他便把這可怕的念頭徹底丟開不去在意了。

這也讓他完全游離在那三個人的對話之外。等他想起應該聽聽他們在說些什麼時,那邊已經做好了決定:因為是萊維斯闖的禍,所以要由萊維斯親自去藏書室向雙頭鷹求教——愛德華如是說,再次跳出麻煩外,而托里斯似乎是有急事要去辦。

“我和娜塔莉婭約好了,準備的事情有一堆呢。”他笑著說,笑容比他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溫柔,甚至帶上了溫度,“而且我不先去的話,伊萬先生過去會遇到麻煩,那是肯定的。”

等他們各自散去,阿爾弗雷德決定跟萊維斯一起去那個藏書室。“娜塔莉婭小姐是伊萬先生的妹妹。”萊維斯說,打了個哆嗦,“她住在圍牆那邊。”

“那傢伙真有福啊,我倒也想要一雙姐妹。”阿爾弗雷德頓了頓,“她是美女嗎?”

“是的,比卡提琳娜小姐還要漂亮。”說完宅精就閉了嘴。


托里斯給了萊維斯鑰匙。宅精小心到神經質地悄悄開了門,弄出到縫就鑽了進去,差點把阿爾弗雷德關在門外。伊萬的房子比旅店還要陰冷,而且幾乎沒有蠟燭照明:因為托里斯是吸血鬼的緣故吧,阿爾弗雷德很快就想到了答案。

他們在房子裏七拐八拐,總算了到了一座木門前。萊維斯深吸一口氣,停了好長時間才推開了門。門甫一打開阿爾弗雷德就聽見了裏面翅膀撲朔的聲音,然後他聽見兩道聲音交替叫嚷:“Edel”“Stein”“Edel”“Stein”。

萊維斯拿出火絨,把房間裏的蠟燭點燃了。那是純白的大蠟燭,除了聖誕夜的教堂,阿爾弗雷德還沒在其他地方見到過。翅膀撲朔的聲音節奏更快了。“Edel!”“Stein!”伊萬養的是鸚鵡還是八哥?不對,按照奇幻小說的設定,巫師都會養渡鴉。

萊維斯把所有的蠟燭都點燃後,阿爾弗雷德才看清所謂“藏書室”的原貌。這的的確確是間藏書室,看房間高度,面積應該比旅店的大廳都要的大。書櫃靠牆直頂天花板,裏面全是厚重精裝的大部頭,完全不像阿爾弗雷德熟悉的現代印刷的書籍。他甚至覺得裏面一定有更古老的手抄本,就像許多圖書館和博物館都在承諾千金尋找的那種。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箱子和書架,七歪八扭地堆在房間裏,每一堆最少一個半人高,直接把房間變成了迷宮。

“Edel?”“Stein?”鳥鳴依舊。

然後他聽見萊維斯煩躁卻依然在打顫的聲音:“沒有寶石了,一顆也不給你。你這只壞鳥!”他的聲音忿忿不平,“都是你把牛油燭的事情告訴伊萬先生的!害我被臭揍了一頓!”

又是一陣翅膀撲朔聲,接下來傳來的卻是男人的聲音:“這是您自己的問題。您偷吃了,您受懲罰,天經地義。”

阿爾弗雷德著實被嚇了一跳。他朝聲音源走去,同時另一個女人的聲音響起來了:“壞孩子要受罰喲。蠟燭怎麼能吃呢?”

“牛油燭當然能吃!”萊維斯堅持道,“宅精都吃牛油燭!如果伊萬先生忘了我的牛奶的話!”

“您是個壞孩子。”男人的聲音似乎生氣了,“如果您在羅德裏赫先生手下當班,他會罰您沒飯吃。”

“不過伊麗莎白小姐會給你送飯來,如果你足夠可憐。”女人的聲音充滿嘲笑,“我餓了,我餓了。”

“我餓了,我們餓了。”男人的聲音說,“請把寶石扔進來。”

“你這只壞鳥!”萊維斯的聲音抖得更厲害了,“我跟你說了,沒有寶石,一顆都不給你!別以為你能學羅德裏赫先生和伊麗莎白小姐的聲音我就害怕你!你不過是……”

阿爾弗雷德終於找到了他。萊維斯面對一個巨大的金鳥籠雙手握拳,鳥籠裏是一隻全身漆黑的大鳥——它居然有兩個頭,都是鷹頭,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

“有客人您為什麼不告訴我呢?”其中一個頭開口道,發出了男人的聲音,“這不好,這真的不好,太丟臉了。”

“客人歡迎您。”另一個頭張開嘴,這回是女人的聲音,“伊萬先生讓您進來的?那就把這裏當成自家吧。”

“不是伊萬讓我來的。”阿爾弗雷德聲音平淡地說。比起石像鬼,這只會說人話的巨鳥更令他驚愕,到現在還沒有緩過來。等他發覺自己在做些什麼時,他已經把今天早晨發生的一切原封不動地機械式告訴了巨鳥。

“吉爾伯塔小姐是笨蛋小姐。”男聲頭總結道,“應該讓她和伊萬娜們呆在一起,學些淑女的樣子。”

“吉爾伯塔才不是笨蛋!”萊維斯抗議道,“伊萬娜的冷清清的花園誰喜歡!”

“因為醉酒變成那個樣子很可憐,真正的笨蛋是小小的宅精萊維斯?加蘭特。他總會把每件事都搞砸。”女聲頭嘻嘻笑道。

“我也不是笨蛋!所以我才討厭你!”

“所以伊萬先生才看您不順眼。”男聲頭補充道,“見到世界唯一僅存的雙頭鷹卻毫不尊敬。羅德裏赫先生和伊萬先生都知道如何和雙頭鷹說話,你卻像基爾伯特先生那個笨蛋先生一樣。”

“也不許這麼說基爾伯特先生!”

“你要的東西在第七個書架第三層的最裏邊。快去拿吧,快去拿吧,晚了會被伊萬先生發現哦。然後罰小小的宅精沒有晚飯吃!”

雙頭鷹拍動了翅膀,一時間金鳥籠內外黑羽翻騰。嘟噥著“我才不小……”之類的話,萊維斯倒是即刻跑開了。

“EdelStein!EdelStein!”雙頭鷹不滿地嚷嚷,“我解答了問題,我們解答了問題,我們的寶石呢?”

“在鳥籠旁邊的抽屜裏!”傳來萊維斯氣哄哄的回答。

雙頭鷹又拍動起翅膀,這回甚至揚起了灰塵。阿爾弗雷德只好挨個抽屜翻找,最終找到了一個樸素的小袋子。打開後他就吃驚了:裏面全部是紫晶。

“紫晶,紫晶,教皇的寶石,帝國皇帝的寶石。”

“EdelStein!帝國的鷹要帝國的寶石!”

阿爾弗雷德從袋子裏抓起一把紫晶,全部扔進金鳥籠的食盒裏。雙頭鷹的兩個頭爭先恐後撲過去,好像已經餓了一段時間。

“您是那個外來者,您是個好人。”男聲頭說,“吸血鬼說您是個奇怪的人,果然完全沒有錯。”

“您是第一個到這裏來的外來者。”女聲頭說,“外面的世界變化大嗎?”

阿爾弗雷德不知該如何回答。

“外面的世界變化當然會大,就像我們唯一的小兄弟已經死了。死了。死了。”男聲頭說。

“死了。死了。”女聲頭贊同道,“像那個孩子一樣,像羅德裏赫先生一樣,像基爾伯特先生一樣。”

“離開的人是笨蛋先生和笨蛋小姐。為什麼要離開?離開只有死,只有這裏存在永生。”

“就算像霧一樣飄忽不定,也是貨真價實的永生。人也好吸血鬼也好都是傻瓜,我說的就是伊萬先生和托里斯先生。”

雙頭鷹一邊吃寶石一邊喋喋不休,聽得阿爾弗雷德耳膜發脹。這只怪鳥在說他沒聽過的名字和不知道的事情,它這是在做什麼?

最後,男聲頭揚起了脖子:“我們是世界上唯一僅存的雙頭鷹。我們的家族曾經很大,我們的祖先曾經跟著凱撒和奧古斯都一起征戰,為他們銜著帝國的軍旗。”

“但是帝國沒有了,我們的家人也一個接一個死去了。”女聲頭接著說,“我們的父親死于1453年的君士坦丁堡,土耳其人把他的屍首做成標本,讓別人以為他還活著。”

現在兩個頭的語調統一了。阿爾弗雷德想。沒有偽飾和嘲笑,這是這只鳥本來說話的腔調。

“我們的兄弟住在德累斯頓,然後在維也納和雷根斯堡。他最後的主人是個羸弱的孩子,永遠長不大,長不大,最後因為悲傷沉睡了就不能醒來。”

“我們原先是羅德裏赫先生的雙頭鷹,他和伊麗莎白小姐在全世界旅行,尋找救治那個孩子的藥方。我們跟著他們,從維也納到華沙,從巴黎到倫敦,從紐約到聖保羅,從開羅到孟買。”

“最後我們到了柏林。基爾伯特先生是笨蛋先生,他的鷹只有一個頭。”

“然後我們帶著達維特的畫像到這裏,托里斯先生卻不喜歡。”

“《馬拉之死》嗎?”阿爾弗雷德插嘴道,“作為記者我挺喜歡那幅的。”

“我們帶來的是《薩賓婦女》。那是喜劇。托里斯先生不喜歡喜劇。”

“他說那是太過完美的喜劇。真實世界不存在那種完美的結局。”

“傻瓜,傻瓜,偽裝的喜劇也遠勝於悲劇。”

“羅德裏赫先生不喜歡悲劇。但他離開就只能是悲劇。他和伊麗莎白小姐丟下了我們離開,那個孩子卻終究還是死了。死了。”

“連同我們最後的兄弟。他從鍍金的籠子摔下來,兩個頭都不再呼吸。他死了。他死了。”

“像最後的帝國一樣死掉了,永遠消失,變成塵土。死了的人不能複生。他們永遠不在了。”

“你說的足夠多了。”

托里斯不聲不響出現在阿爾弗雷德的身後,記者從沒見吸血鬼如此生氣過。

“你是傻瓜,你抓著幻想的虛妄不放手卻不敢正視現實。”

“你是傻瓜,菲利克斯先生在空中翱翔,你卻只能折了翅膀在地面匍匐。”

“我說過了,你說的足夠多了。”吸血鬼聲音變得生硬又低沉,阿爾弗雷德甚至聽見了牙齒咯咯作響,“就算我的脾氣比伊萬先生好許多,我也不是不會生氣。”

“就算伊萬先生用紅布把我們罩上,把我們的脖子勒出血痕,我們的話也會傳到他的心裏。”

“他不會讓任何人傷害我們。沒有我們,就連他也不知道這間藏書室能找到多少東西。”

“閉嘴吧。因為你的喋喋不休他才會一天到晚變得那麼神經質……”吸血鬼頓了頓,隨後轉向阿爾弗雷德,表情和聲音都變回了原先的柔和,“真是非常抱歉……這只鳥,從它原先的主人拋棄它後就瘋了,一天到晚都在說些有的沒的,您別往心裏去就是了。”

“我們說真話,所有的真話。”男聲頭抗議道。

“我們說這個藏書室能找到的一切。”女聲頭接著抗議,“雙頭鷹從來不說謊,真相永遠不說謊。”

“你只在藏書室能找到什麼這裏說真話。”托里斯打斷它,又抱歉地對阿爾弗雷德苦笑出來,“謝謝您今天一直幫我照顧萊維斯。我的事情處理完了,接下來交給我就好了。您去聽伊萬先生敲鐘吧,去享受,不要在這裏窮受罪。”

阿爾弗雷德突然明白自己必須離開了。這是自然,客隨主便。但在他點頭之前,一個瘋狂的念頭攫住了他。他向雙頭鷹問:“這裏能找到顯影液和定影液嗎?如果有膠捲就更好了。”

他知道這裏不可能有。這個18世紀風格的小鎮,人們連膠片是什麼都沒見過,怎麼會找到19世紀才出現的東西?

“在第十三排書櫃的第十三層的第十三個抽屜。您走吧,您走吧。”男聲頭回答說。

“在吸血鬼看不見的角落您可以來這裏。歡迎您,歡迎您。”女聲頭送別道。

托里斯又露出胃痛的表情。最終他妥協了,答應讓阿爾弗雷德拿完東西後再親自送他去教堂門口。他帶著阿爾弗雷德到了第十三排書櫃第十三層的第十三個抽屜,阿爾弗雷德拉開抽屜,裏面果然有顯影液和定影液,還有柯達的膠片。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版權說明
本站為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Hetalia》的同人站,站內所有作品中的人物,除自主設定外,版權皆屬於日丸屋秀和先生與幻冬社。全部作品個體的版權屬於管理員。

站內圖文任何自主設定,若在未來與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衝突,將於彼時修訂為日屋丸秀和先生的設定內容。

站內圖文,除Kiri-Ban禮物外,一概不接受轉載申請,亦不接受盜轉盜鏈。如要交換鏈接請於C-box向管理員留言。請不要私自將本站內的任何內容外流,謝謝。
★ 計數器
★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Clicki
★ C-BOX
★ 已完成與連載中的作品目錄
小說:


戒斷期症候群短篇//完結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畫像前奏//阿爾篇//普憫篇//耀君篇//立陶篇//完結

霧野靈薄前言//章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TBC

硝煙散盡時中篇//TBC

無言之歌短篇//TBC

終焉世界的鎮魂歌中篇//TBC

布拉格之秋: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三套車: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冬天的故事: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國王之城: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曆史普及:


東歐大國夢之若子篇中篇//完結

白色後宮王者番茄親分篇//全能人妻篇//無口旦那篇//完結

聯合王國衰落史花名冊//塔諾戈羅德聯合會//俄羅斯干涉到沉默議會//托倫危機//波蘭繼承戰爭//薩克森時代//末代國王選舉//TBC

立沃尼亞征戰考: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 管理員資料
HN:
馨無聲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學生(期待哪天能晉級為學者)
★ 日曆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博客內檢索
★ Access解析
★ Web拍手
★ 最新CM
[01/31 杆二]
[01/30 杆二]
[01/28 喝二]
[12/19 skyhiker]
[12/14 杆]
★ 最新TB
★ ロックマン暂存
在下定決心為元祖Rockman開個新站前,先在這裡借個角落

蛇本命,細腰長腿王道,陰毒執念又柔軟
光萌,最高頭腦鋥亮禿,惡口傲嬌沒鼻子


天然呆影,隱秘忍者無常識,可愛末之子
自戀雙子,反射鐳射,鏡像程序一體同心
真劍蛙,被捕食對象,人妻,有蛞蝓護體
一開面速,運動馬鹿賽車手,無自覺兄貴
面具嚴鋼,博士左右臂,家教第一手把手
小乖小壞,聽話小孩兼破壞狂,正太哥哥

傾向CP:
ManMan推獎,邪氣戰鬥狂激萌,本家老實肯幹又可愛,有賀性格熱血帥無邊,少女受速速退散!
2BOSS:速光←(鋼 & 壞) 【泡潮可逆不可拆】
3BOSS:影蛇←(雙子 & 蛙)【磁石獨樂轉啊轉】
2+3:光蛇前輩後輩百合吧百合吧

※―※―※―※―※―※―※―※

這四隻要點請一起點

※―※―※―※―※―※―※―※

這三隻要點請一起點

※―※―※―※―※―※―※―※

Copyright (c)隱匿之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空色地図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