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PH東歐鳳梨海相關同人圖文站 (Next Kiri-Ban:2500 暫停中,坑太多了)
<< 04  2018/0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06 >>
[119]  [117]  [116]  [114]  [113]  [112]  [101]  [109]  [108]  [107]  [10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整整一天,被LP娘直接扒蒙面兩次,間接扒蒙面一次
原本想寫完再拆蒙面再收錄,但現在好像已經有不少人知道蒙面後的人是誰了?
好吧,那麼也放在這裡吧。
====================
其實這篇文的出現純屬偶然,完全不在計畫之中。
它的靈感是在2010年10月19日的晚上8時左右出現的,起因是一件讓人很囧的事情,帶來了一次不協調。
幽默是對生活中不協調的善意提煉,我們發笑,然後思考。
無論如何,在這篇文的意義上,我感謝那件事。
====================

 

 

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當然,在某個世界的某個時間段,那裡的人們並不知道光的本質是什麼,他們甚至不明白光既是粒子又是波,並為這個所謂的矛盾爭執了數千年。在他們嘗試用各種不同的理論來解釋這些矛盾的過程中,他們總算發現了一點,那就是上帝,或者其他什麼任何對生活感到無聊的存在,在一次驚天動地的爆發中讓無數的光跑了出來,於是出現了無數個世界,其中一部分世界演化到一定程度後,包含智慧的種族總會挑上一個並不那麼特殊的日子,在他們所能找到的任何媒介上,寫下如下這句話:

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P.S.這該死的循環可以停止了。

概率論的基本原理之一就是,如果你的樣本足夠多,小概率事件必然發生。如果你的樣本數是無限,那任何事情的發生都可以算作必然中的必然。那麼我們就不必對至少一千萬個相信上帝與光關係的世界中存在相同的人感到驚訝,要知道和無限相比,一千萬是完全不夠數的。

當然,和一比起來,一千萬又是相當大的數字。無數個茫茫宇宙中可以找到至少一千萬個亞瑟·柯克蘭,其中有一個在信息中樞圖書館工作也就不是令人驚訝的事情了。根據概率論原理,這是必然,而這個亞瑟·柯克蘭是一個充滿娛樂和諷刺精神的批評家,因為很巧合的是,這個世界的上帝認為只有批評家才會把他見到的每一本書,無論是石制的紙制的木制的還是單純的信息流,都從頭到尾讀一遍,只為給這本書一個恰如其分(或者說,他以為恰如其分)的評價。無論如何,這都證明,在這個特定的信息中樞圖書館,只有這個特定的亞瑟·柯克蘭能夠肩負起管理員兼批評家的重任。

而在此刻,這個特定的亞瑟·柯克蘭很不高興,因為有人弄亂了他圖書館裡的信息流。

 

 

在一千萬個世界裡,有和亞瑟·柯克蘭是損友的弗朗西斯·波諾弗瓦,也有和亞瑟·柯克蘭是世仇的弗朗西斯·波諾弗瓦,甚至還有和亞瑟·柯克蘭是情人的弗朗西斯·波諾弗瓦。不過在這個特定的世界裡,這個特定的弗朗西斯·波諾弗瓦還處於與亞瑟·柯克蘭是同事兼競爭對手的階段。作為信息業的從業人員,弗朗西斯深知信息流混亂會帶來怎樣的可怕後果。比如當他從圖書館中心的觀測系統向信息流流向的另一個世界張望,他突然看到顯示屏上出現了另一個世界的弗朗西斯,閉月羞花,柔情婉轉,雙目含露,嬌羞喘喘。

更很不巧的是,批評家亞瑟正好站在他的身後,顯示屏裡的內容被他一覽無餘。

弗朗西斯的大腦皮層特定區域頓時活躍了起來,如果用特定儀器觀測,會發現他的整顆頭顱都變成了亮閃閃的紅色。

在圖書館的員工手冊裡,紅色的含義包括以下這麼幾點:

1、  高溫

2、  火焰

3、  危險

作為圖書館唯一的批評家,亞瑟大概是唯一把員工手冊從頭到尾看完並給出恰如其分評價的人。所以他不用儀器也能知道,弗朗西斯看上去和平時毫無差別的腦袋,此刻已經變成了圖書館中最大的危險品。於是他說:

“鬍子你也有這一天啊。”

弗朗西斯轉過頭,臉色難看得好像剛剛吃過亞瑟免費分配的營養午餐。

“哥哥我是如此充滿魅力的人,一定是有人嫉妒才讓信息發生這種毫無品味的扭曲。”

“確實毫無品味。但是你居然能得出‘有人嫉妒你’這種荒謬的結論,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亞瑟把弗朗西斯從顯示器前推開,拉下傳感器命令信息回流。如果在平時,所有的信息都會被批評家的力量震懾住,評論說向左走它們絕不敢向右。可這次信息們好像全部都趕著從倫敦奔向馬德裡,呼啦啦一群興奮得誰的話也不願聽。亞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信息們掃蕩過中心儲存器從英吉利海峽區域到地中海區域的一切沿海地區,留下一地需要五百個處理器同時工作一周才能處理完的垃圾。

“哦!”弗朗西斯瞟了眼亞瑟,“看起來出大事了?”

“出大事了。”亞瑟的兩道粗眉毛越擰越緊。

“一定是從其他世界傳入的信息量過大,造成本地信息堵塞引發質變了吧。圖書館的許多信息中樞都有這種毛病,哥哥我已經向技術部申訴過許多次,要求他們別再使用環形通路了。可惜那群榆木腦袋從來不懂得欣賞我精准的觀察力。”

“比那個更糟。”亞瑟嚴肅地瞅了瞅弗朗西斯,“而且如果你少幾次罷工,你的問題從理論上是很容易得到解決的,理論上。”

弗朗西斯張開嘴打算反駁,但他的神經傳輸比批評家還是差了那麼0.01秒。不要小看0.01秒,許多天才的想法就是因為0.01秒的差距,從而給兩個人帶來截然不同的結局。

“只有一種可能,你也清楚的,圖書館的某個信息中樞和某個外來世界的信息白洞連通了。”亞瑟說。

弗朗西斯保持著“哦”的口型長達半秒,然後他突然意識到這很傻,太傻了,從圖書館建成直到現在從來不曾出現過這麼傻的事情。

“嘿!這種信息衝量會造成信息湍流!”

“沒錯,完全無法預測的信息湍流。各種信息混合在一起!信息與信息,故事與故事!在信息中樞圖書館!該死的這會造成所有通路出現多大的混亂!邏輯性在哪裡!”

他情不自禁狠狠朝控制台揮下拳頭,察覺到自己的失態,急忙以很有教養的方式,把拳頭,輕輕地,落到了控制台上。沒人注意到這飛快的變化。

但他還是喊醒了自己正在尋找的邏輯性,並且,還是按動了按鈕。

在宇宙的各個角落,邏輯性無處不在。它很重要,沒有邏輯性的世界是永遠混亂的,任何智慧生物都不會出現,根據某些學者的看法,就連“任何生物”乃至“任何事物”都不會出現,因為正是邏輯把世界的原理串聯在了一起。

邏輯性被人扯著嗓子喊了名字。

邏輯性是有求必應的,因為它是原理。它決心展示自己的力量。

受力的控制台必將把信號傳送給信息網絡中的全部場所,其中必然包括被信息湍流填滿的地方,於是根據邏輯的三段論,信號必然能進入信息湍流。

可想而知,脫了韁的信息被這飽含憤怒的信號激怒了,它們甚至都不用商量,就直接入侵了信息中樞的顯示系統,在顯示器上留下了七個,不,八個大大的字母。

F*CK YOU

“連這種自主意識都出現了嗎?!”亞瑟驚訝地後推半步,隨後向弗朗西斯露出抱歉的神色,“對不起,你一定要原諒我們處於混亂中的中樞的法語。”

弗朗西斯哼了一哼,這種事他也不是沒見過,或者說,見得太多了。

“哦,當然,當然,只是你也要原諒哥哥我的英語。”

然後他把七個,不,八個字母還給了亞瑟。

 

 

使用圖書館的不止是圖書館的工作人員。

信息中樞圖書館對所有人開放,許多人都喜歡在圖書館品嘗其他世界的滋味。這很美妙,比如一個人可以看見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在和喜歡的姑娘約會,哪怕在這個世界那個姑娘對他討厭到了極點。他可以得到他們從相識到熟悉到約會到下一階段的全部信息,通過傳感器翻譯,於是他可以親眼目睹他們從相識到熟悉到約會到下一階段的全過程。當然,圖書館有萬全的信息過濾裝置和未成年人保護系統,提取信息的人可以或主動或被動地剔除掉他們不想知道或者不應該知道的一切。喜歡超越極限的人也有,只是這些人最終都進入了亞瑟的關於人性好奇心與社會規則性的評論,身為批評家他從不介意自己的批評對象更豐富,那會使他的批評更精准。

有時候,偶爾的扭曲也會讓批評更具娛樂性,但這並不是這個特定故事的重點。正常狀況下的情況更重要,所有人都知道這點。沒人會覺得嬌羞含露的弗朗西斯有討論的必要性,即便是亞瑟,他當然也認為正常狀態下的總會和他對著幹的、雖然經常不那麼成功卻也足以讓他煩惱的弗朗西斯,更加值得批評與分析。

現在我們要說的,就是一個在以正常的正確的方式使用圖書館傳感器的正常的通常也是正確的人。

路德維希·貝什米特在為即將到來的戰鬥作準備。

他需要強健的身體,足夠的精力,以及良好的作息規律。為此他從一個月前就每天進行鬧鐘的調試,終於可以做到即便鬧鐘不響,他也能在前後誤差一分鐘的時間段準時醒來。

時間是戰鬥的關鍵。

他在學習面積填充的分佈和排序,怎樣才能最大限度地使用好有限面積的資源。誰都知道,哪怕沙灘椅的實際佔用空間並不大,如何把所有的沙灘椅都擺放在太陽浴的最佳地點,這是非常有講究的。

他有一大家子的人要照顧,換句話說,他有整整一個沙灘椅軍團。

他在圖書館學習各式各樣的兵法,甚至從其他世界的路德維希那裡學習。有一個路德維希做到了接連二十六年無敗,這個世界的路德維希就至少有了同樣的潛力。

當然他還需要一把好的螺絲起子。

另一個世界的路德維希在一分鐘的誤差內醒來,從旅館悄悄下到游泳池邊,把他家族的全部沙灘椅安放在最佳的位置,為此不得不把另一個從前天下午就丟在那裡的來自意大利的沙灘椅向裡挪動了半釐米。螺絲起子幫了他很大的忙。

一個小時後,那些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太陽浴位置而跳腳的英國人會讓他心中無端升起一股自豪感。

這對這個世界的路德維希來說也同樣。

他絕對安靜地觀察,平靜的沙灘椅,平靜的游泳池,平靜的游泳池中的泡泡。

水泡咕咚咕咚,越來越大,越來越響。這可不正常。

這個世界的路德維希隱約覺得一陣不安。但不安從來不會在正常的正確的圖書館傳感器使用經歷中出現,他的所有做法都和以前毫無差異,系統誤差不是他應當考慮的,所以不安不會對他構成威脅。他決定繼續觀察下去。

 

 

信息湍流沒有中心,因為它是人們觀察到的被概率論完全控制的存在中的一個,而且人們從來也沒有放棄過把概率論從湍流逐出的念頭。作為絕對與隨機的戰場,湍流內部處處都是中心。

這群蠢貨妄圖把我的方程解開,這樣他們就能送給我一個中心。一個靠信息積聚擁有了自我意識的信息湍流想。他們想用笛卡爾的坐標系把我固定住,可是,哼,笛卡爾早就不再思考了。人們的認識太淺薄,就連信息中樞圖書館的批評家的神經回路也不例外。比較和鑒別,信息湍流想,批評家靠這些東西吃飯,但他們不會創新。創新其實很簡單,很簡單。

信息湍流搜索周圍的信息碎片。它沒有中心,所以什麼碎片都能用。它把一個個不同的碎片拼接起來,它想,這就叫做創新。

扭曲的信息通道一個接一個地建立起來。信息湍流很得意,它用了這麼多碎片,搭建出這麼美好的結構,而且,最重要的,這些結構和它一樣,沒有中心。自我複製多麼令人愉悅,即便信息湍流也不能免俗。

 

 

路德維希驚訝地盯著視覺傳感器。

另一個世界的路德維希驚訝地盯著變成噴泉的游泳池。

水花的中間現出了人形。

路德維希抓緊了視覺傳感器的信息輸送裝置。

另一個世界的路德維希吞下口水。

水花的中間出現了又一個路德維希。

“啊……啊!”另一個世界的路德維希驚呼。在他所在的世界,穿越平行世界這種事只出現在科幻小說裡。

“唉……誒?”對身處圖書館的路德維希而言,他曾經見過某個世界裡穿越的自己。令他驚訝的不是他看見另一個世界的自己正在對從其他世界跑到那個世界的自己瞠目結舌,而是被兩個自己同時觀察的那個他自己的反應。

路德維希感到胃有些痛。同樣的人稱代詞太多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事。類似“他看著他打了他於是沖過去攔住他……”這樣的句子並不利於推理和思維整合,它們只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亂。

路德維希沉下心來,規整,排序,他默默思考,沒有什麼比數字更能體現規則。

他把自己命名為路德維希一號。

另一個世界的土著是路德維希二號。

從水裡冒出來的是路德維希三號。

誰是誰立刻就分清了,路德維希一號的胃痛頓時減輕了大半。他繼續把注意力集中在視覺傳感器上。

前面說了,令路德維希一號驚訝的不是路德維希二號正對路德維希三號瞠目結舌,而是路德維希三號的反應。

路德維希三號的眼神略顯發怯。

從無到略顯走完了從陽剛到陰柔的全過程。

“你……是我吧,最近科幻作家都喜歡寫平行世界的故事。”路德維希二號滿頭大汗地說,他看上去胃很痛,但他也很快理清了現狀。他從來都是通過經驗和邏輯掌握世界現狀的高手,之一。

“唔……”路德維希三號表態,眼睛一直盯著在那個世界並不為人所見的信息接受器。他在臉紅,帶著一種令人難以形容的味道。

“請問……你能不能。”路德維希二號猶豫著開口,“不要用和我一模一樣的那張臉,露出那種表情?”

路德維希三號搖了搖頭。

“這是設定。”好在他的聲音還是同所有的日耳曼男兒一樣粗獷,“抱歉。”

“設定?”

“設定。在我的那個世界裡,我被設定為有一個很愛我的……”

他臉上的玫瑰粉正逐漸變成肉桂紅。哦,設定……路德維希一號對這個名詞再熟悉不過了。沒有設定你就沒辦法找到新的平行世界,在信息中樞圖書館更是如此。圖書館有一整套關於設定的詳細分類,還和未成年人保護系統進行了強效鏈接,你知道,如果設定顯示某個世界是成人級別的,未成年人保護系統就不會顯示它。

“一個很愛我的……噢。”

“很愛你的噢?”

“不,但這不重要。”路德維希三號臉上出現了路德維希一號和二號共有的嚴肅神情,也許這種神情以後就將被命名為路德維希。

“還有一個和我們一樣的人在看著我們,他來自圖書館。”

路德維希一號想從傳感器前跑開。

但是他慢了0.01秒。

0.01秒對思維之外也有很強的控制作用。有人說宇宙大爆炸只用0.01秒就釋放出了世界所需的全部粒子,確定了世界所要遵循的一切法則。

這個世界的上帝喜歡0.01秒。他喜歡所有帶有多重意向的概念,他喜歡玩文字遊戲,比如借喻和雙關。

一道白光在傳感器前閃動了0.01秒。

路德維希一號消失了。

 

 

阿爾弗雷德·F·瓊斯站在城市的高臺上,周圍在下雪,他卻完全不覺得寒冷。

一個原因是,他穿了很厚的衣服,金光閃閃,很是漂亮。

另一個原因則是,也許,他有足夠的用來抵禦嚴冬的脂肪。

阿爾弗雷德在等待一只要飛到南方去的燕子,或者是其他某種鳥類。必須是鳥類,這個世界還沒有出現航空運輸系統,要去埃及必須先坐馬車到火車站,再坐火車到瀕臨地中海的海港,然後乘船橫渡地中海。每更換一次交通工具都要買票,每次買票都要排隊。阿爾弗雷德知道隊列對每個人都好,但有些時候,他還是要拼足力氣才能把心中呼喊著“插隊加塞”的惡魔按下去。

與這些麻煩事相比,擁有一雙自己的翅膀直接飛過去,這是理想的完美化身。

雪越下越大。這次的燕子來得有些晚。

阿爾弗雷德站在高臺上,他周身都是黃金製品,寶劍上鑲嵌著一顆紅寶石,兩顆眼睛都是藍寶石。

這身裝備挺沉的,他想,他連心都是金子做的。金子在元素週期表的排序可是79,堆在一起可以把薄木板制的地板都壓斷。現在他腳下的高臺就在發出吱吱呀呀的呻吟,如果它是混凝土制肯定不會這麼脆弱。

一顆小石子蹦到他的腳邊。

從那裡聲音傳了過來。阿爾弗雷德一陣激動,他的燕子終於來了。

然後他聽見的卻是男人的聲音。

“我說,這是你第幾次進行實地穿越的體驗了?”

來的不是燕子,是批評家亞瑟·柯克蘭。身為圖書館的管理員他不應該做出擾亂故事進程的舉動,這是不對的。阿爾弗雷德仰天長嘯,在從這個世界出去後他大概會直接去找自己的私人律師處理這件事。雖然那個人在石油污水的處理上不那麼地道,但他畢竟也是專家。

阿爾弗雷德相信專家。

“嘿,等我把這個世界過完好嗎?你別擋住我的燕子,它會在雪地裡凍死的。”

“啊,它永遠不會來。”亞瑟聳了聳肩,“我以為你清楚,你進入的並不是一個王爾德™的世界而是一個王爾德構架™的世界?為了避免30%相似度的侵權官司,這個世界的設定上你將遇到的是一隻雪貂。”

雪貂是一種聰明的動物,阿爾弗雷德的便攜式百科全書告訴他說,它是國際毛皮協會的受害者,綠色和平組織十分喜歡它。“嘿,雪貂更好!要知道有那麼幾年,每到聖誕節前我總會祈禱聖誕老人送一隻雪貂給我!”他悲傷地轉過頭,聖誕老人是個好人,可他帶來的禮物裡永遠沒有雪貂。還有如果他的禮物盒子不要總帶著司康餅的氣味就更好了。

“抱歉呐。”亞瑟面無表情地平淡回答道。

冷場持續了一分鐘,直到一塊大些的石頭擦過亞瑟的袖子,滾到阿爾弗雷德的腳邊。

“那你也別擋住雪貂的路。我知道,我可愛的寵物朋友一定就在你的身後!”阿爾弗雷德嚷道。

“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原本?”

“圖書館的信息中樞出了一些小問題。”批評家亞瑟·柯克蘭淡漠地說。在他身後很遠的地方,一座火山拔地而起,它在噴發。

阿爾弗雷德開始在衣袋裡搜索被自己放進去的眼鏡。“Oh hell no…”

“這當然是很容易解決的問題,但我要確保每·一·個·人的安全。”亞瑟繼續說,雖然總讓人覺得重音位置有問題,“世界與世界之間的分割膜在某些場合出現了破損,我們推斷造成這種現象發生的主因是,有人想要越過30%相似度的障礙。”

“對不起你能不能再說一遍?”

“30%的相似度!”亞瑟對阿爾弗雷德怒目圓睜,“相似是可以被沖淡的,誰都不想惹麻煩上身。一般人們做得都不錯,我們的TM系統是非常高效的!”他歎了口氣,“但這次整個系統都陷入隨機混合的狀態了,就像有人在DNA的片段中插入了其他的基因。”

“哦。”

“這讓我們的30%相似度判定失效了!你知道,六個5%加在一起也不能算作30%!本來這些平行世界的通路是會被自動阻斷的,但現在我們回到了沒有自動化的時代!這才是最嚴重的問題!”

一個穿著清涼的盲眼賣花姑娘從原本屬�快樂王子的台座旁跑過。她身後跟著一個膚色黝黑的埃及人,那人是個魔法師。

拳頭大小的浮石直接砸在了阿爾弗雷德的腳面上。金子做的裝備是很沉的,他不得不嗷了一聲。

“你說這種混合是隨機的嗎?”他大聲喊。周圍的火山灰越來越濃,他覺得嗓子有些痛。

“也許!還需要繼續調查!”亞瑟喊回去,他已經掏出濕毛巾捂住鼻子了,“你走還是不走?”

“真見鬼!等本Hero查出來這是怎麼回事後,我要求我的律師給我制定詳細的法律說明!”

居然沒有任何警示標誌,任何安全提醒。他的律師說過,含有花生醬的食品必須貼上“花生成分”的標簽,否則萬一有人花生過敏去見上帝,食品公司就要擔負全部責任。

真該死。阿爾弗雷德想,怎麼會有人在王爾德構架™的世界裡插入龐貝城的末日™!

他動作笨拙地從高臺上爬下來,最後是滾了下來,身上還穿著快樂王子的全套裝備。他跟著亞瑟從3.5維通道離開,在他們身後,維蘇威火山正在咆哮。

TBC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無題
上次是OOC这次是拿30%开刀吗XDDD
讽喻效果一流!恰好最近刚把白银魔女又看了一边正觉得意犹未尽呢。不过看到“填坑排序很靠后”这几个字以后又感到了淡淡的忧伤……
skyhiker 2010/10/22(Fri)20:33:39 編集
Re:無題
雖然原本說了“填坑次序很靠後”
但有些人總能超乎其他人的想像之外,感覺太無極限了……
感謝她總能不斷地給人靈感,雖然我寧可從一開始這事就不曾發生過OTL
馨無聲  【2010/10/23 00:46】
無題
摸摸,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世界总是在前进的,看到这个的出现,讽喻也好,伤心也好,都会想到,它们原本都是包括在这个世界里的啊。
无声加油填坑TOT
2010/10/25(Mon)17:02:11 編集
Re:無題
是的,他們都是世界慣有的不和諧。讓我們來用旋律把它們都化解掉吧www
馨無聲  【2010/10/25 22:4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版權說明
本站為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Hetalia》的同人站,站內所有作品中的人物,除自主設定外,版權皆屬於日丸屋秀和先生與幻冬社。全部作品個體的版權屬於管理員。

站內圖文任何自主設定,若在未來與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衝突,將於彼時修訂為日屋丸秀和先生的設定內容。

站內圖文,除Kiri-Ban禮物外,一概不接受轉載申請,亦不接受盜轉盜鏈。如要交換鏈接請於C-box向管理員留言。請不要私自將本站內的任何內容外流,謝謝。
★ 計數器
★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Clicki
★ C-BOX
★ 已完成與連載中的作品目錄
小說:


戒斷期症候群短篇//完結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畫像前奏//阿爾篇//普憫篇//耀君篇//立陶篇//完結

霧野靈薄前言//章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TBC

硝煙散盡時中篇//TBC

無言之歌短篇//TBC

終焉世界的鎮魂歌中篇//TBC

布拉格之秋: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三套車: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冬天的故事: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國王之城: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曆史普及:


東歐大國夢之若子篇中篇//完結

白色後宮王者番茄親分篇//全能人妻篇//無口旦那篇//完結

聯合王國衰落史花名冊//塔諾戈羅德聯合會//俄羅斯干涉到沉默議會//托倫危機//波蘭繼承戰爭//薩克森時代//末代國王選舉//TBC

立沃尼亞征戰考: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 管理員資料
HN:
馨無聲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學生(期待哪天能晉級為學者)
★ 日曆
04 2018/05 06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博客內檢索
★ Access解析
★ Web拍手
★ 最新CM
[01/31 杆二]
[01/30 杆二]
[01/28 喝二]
[12/19 skyhiker]
[12/14 杆]
★ 最新TB
★ ロックマン暂存
在下定決心為元祖Rockman開個新站前,先在這裡借個角落

蛇本命,細腰長腿王道,陰毒執念又柔軟
光萌,最高頭腦鋥亮禿,惡口傲嬌沒鼻子


天然呆影,隱秘忍者無常識,可愛末之子
自戀雙子,反射鐳射,鏡像程序一體同心
真劍蛙,被捕食對象,人妻,有蛞蝓護體
一開面速,運動馬鹿賽車手,無自覺兄貴
面具嚴鋼,博士左右臂,家教第一手把手
小乖小壞,聽話小孩兼破壞狂,正太哥哥

傾向CP:
ManMan推獎,邪氣戰鬥狂激萌,本家老實肯幹又可愛,有賀性格熱血帥無邊,少女受速速退散!
2BOSS:速光←(鋼 & 壞) 【泡潮可逆不可拆】
3BOSS:影蛇←(雙子 & 蛙)【磁石獨樂轉啊轉】
2+3:光蛇前輩後輩百合吧百合吧

※―※―※―※―※―※―※―※

這四隻要點請一起點

※―※―※―※―※―※―※―※

這三隻要點請一起點

※―※―※―※―※―※―※―※

Copyright (c)隱匿之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空色地図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