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PH東歐鳳梨海相關同人圖文站 (Next Kiri-Ban:2500 暫停中,坑太多了)
<< 05  2018/0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7 >>
[38]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732年12月13日,柏林


羅德裏赫•埃德爾斯坦並不喜歡北方陰冷的天氣。亞得里亞海的乾爽和風吹不過阿爾卑斯山,也帶不來優雅舒適的生活態度,所以北邊的那些人才會變得樂於爭鬥、毫無品味、舉止粗魯且頭腦簡單。他扶了扶眼鏡,泯上一口紅茶,發自內心為自己的親戚感到遺憾——特別是當基爾伯特•貝什米特還在大吵大鬧的時候。

“……所以無論如何,你們把大爺我丟到一旁、獨自為波蘭國王選舉人選簽署條約的事情,老子絕對不能接受!”

另一方面,來自東方的伊萬•布拉金斯基似乎也無法理解歐羅巴的優雅生活意義為何,這從他那留有明顯北海沿岸暴發戶印記的糟糕著裝品味與沒什麼說服力的談吐就能看出。尼德蘭家的人只懂得賺錢並為錢打仗,東部崛起中的大國以這樣的人為老師,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

“但是,普魯士君,我和奧地利君從很早以前就是盟友了呀?再說,這些年來普魯士君一直都站在我和奧地利君的對立面,條約這種事情……”

“別給老子混淆視聽!漢諾威同盟早就解散了!不止如此,就算在那時,大爺我不是也明明和你達成協議了?你等等讓大爺我找找,還是在你家簽署的呢……啊在這兒在這兒,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基爾伯特從成山的日記本堆中翻出一張皺巴巴的文件,咬牙切齒地大聲朗讀,“‘通過選舉繼承波蘭王位者,應既不威脅波蘭自身之自由,亦不威脅其鄰近國家,並且,順應期盼,應對俄羅斯以及勃蘭登堡家族表現忠誠’——除了大爺我普天之下哪里還能找到第二個勃蘭登堡?波蘭那傢伙的上司人選,和大爺我可是有著直接的關係!你們不能就這樣把老子踢出去!”

“欸?還有過這回事呀……”伊萬•布拉金斯基憨笑著抓了抓頭髮,“我只記得我和奧地利君簽了一份類似的條約呢,果然是時間距離太近徹底忘光了嗎……嘿嘿……”

羅德裏赫搖了搖茶杯。早知如此,在同意俄羅斯加入維也納同盟的時候,應該要求他把同漢諾威同盟各國簽署的條約一併作廢的……不過算了,他悠閒地想,反正普魯士對這次他和俄羅斯選擇的選舉人一定不會有任何異議。可話雖如此……

“那裏的那位笨蛋先生,請不要欺負剛剛步入歐羅巴成人社會的孩子,您的表現比俄羅斯先生還要愚蠢。我與俄羅斯先生可以找到讓歐羅巴所有人都滿意——嗯,法國先生除外——的波蘭先生的國王,而且這是未來相當一段時間之後的事情了,請您不要把時間無謂地浪費在這裏。”

“什麼叫浪費時間?大爺我一直都在很認真地考慮波蘭那傢伙的王位問題!老子知道薩克森已經快變成小少爺你的哈巴狗了,傻瓜才會放任凶犬蹲在家門口!”

“欸?可是呢,普魯士君,我們這次沒打算推舉波蘭君上司的兒子呀?”

“啊……欸欸欸?”

羅德裏赫歎了口氣,每次基爾伯特陷入目瞪口呆,樣子都好像威尼斯狂歡節跌倒的小丑,讓人徹底哭笑不得。

“請那裏的笨蛋先生聽好了,一旦波蘭先生的上司駕崩,我和俄羅斯先生便準備推舉葡萄牙先生家的曼紐爾親王繼承波蘭先生的王位。他是一名勇敢的人。”

“而且很愛熱鬧,波蘭君一定會很喜歡他的唷~~”

“哦,這樣……這樣的話大爺我也贊同……給老子等等!”基爾伯特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又突然想到了什麼,回復到先前不依不饒的狀態,“你們要是突然變卦怎麼辦?口說無憑,這種事情就要寫下來!”

羅德裏赫抻了抻嘴角,扭頭望向伊萬•布拉金斯基;後者笑得異常無辜,仿佛對什麼事情都不會吃驚。

“普魯士君真是個囉嗦的人呢……那只能這樣了。”他對羅德裏赫笑了笑,“只有這件事,把普魯士君也拉上吧,奧地利君?不然他大概會一直糾纏下去的。”

羅德裏赫惟有歎息。優雅地啜去茶杯裏的最後一滴紅茶,他用餐巾擦了擦嘴角,隨後站起。

“既然俄羅斯先生這麼說了,那我沒有反對意見。與笨蛋先生的會面還是越短越好,否則我會愈發擔心自己的頭腦受到負面的影響。那裏的笨蛋先生——”他扭頭瞥了瞥基爾伯特,眼鏡傲慢地反過光亮,“我同意您加入我們對波蘭先生王位問題的討論,但這並非為了您。說實話,我開始相信,為了給一個總是處在白目狀態的國家找到一名適合他的上司,在討論者中,一名同樣白目的參與者也是不可或缺的。既然您的目的已經達成,那我也沒有繼續留在這不適宜居住的城市的理由了。諸君,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他頭也不回地離開,留下伊萬•布拉金斯基微笑著假裝什麼大事都沒有發生,以及基爾伯特對著他的背影吹鬍子瞪眼。


1733年9月,華沙


距離老國王駕崩已經過去了好幾個月,菲利克斯•武卡謝維奇卻從最開始就毫無悲痛之情。相反,他很高興自己終於甩掉了那個比驢子還倔的老傻瓜,他與立陶的聯合王國終於能迎來嶄新的一頁——這是值得慶祝的日子,雖然不久後的國王選舉會很麻煩,但反正工作都有立陶去做,他只要等著自己喜歡的新上司登基就可以了。

“那個,波蘭,你們發出的這份通告,我有點……”

托裏斯•羅利納提斯苦著臉,把一份文件來回閱讀了兩三遍,猶豫了半天才把文件遞到菲利克斯面前。

“啊啊,這個啊,我有專門為立陶你準備立陶宛文的版本喔,給你。還有這份是魯塞尼亞文的,給你家貝拉送過去。話說回來我跟你說過說話還是波蘭語比較好聽吧?你用我的文字不是用得挺好嗎?”

“啊,我說波蘭語完全沒問題,這文件的內容我也看得懂……不對,我不是在說這個波蘭你不要岔開話題!”托裏斯沮喪地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我在問你這份文件的內容!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啊?立陶你看得懂還問我幹嘛?你是發燒了還是失憶了還是怎麼了……”

托裏斯看上去幾乎就要哭出來了——那表情真的很有趣。

“波蘭算我求你了,你究竟能不能認真聽別人說話,哪怕只有一次?我在問這裏,‘我的國王要是波蘭人,還必須是天主教徒’……這句話是怎麼回事?”

“哦,這個?這個立陶你不用擔心。這裏的‘波蘭人’也包括你家的人。怎麼樣,我很周到吧~~”

“啊,那真要謝謝你……不對,不要岔開話題!這次的參選名單我看到了,符合這個條件的被推舉人只有一個吧?!”

“沒錯喲,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

“為什麼是他!”

“因為首先,他是波蘭人;其次,他是天主教徒。”

托裏斯雙手捂住自己的臉——他的動作也變得有趣了。

“波蘭,拜託你,別選他行嗎?這裏有這麼多別人呢……雖然波蘭人就他一個,但其他地方的天主教徒也可以吧?就算是薩克森的那位先生也是天主教徒,還有其他人……嗯,那個葡萄牙的也不錯……”

“立陶你說的話好奇怪呀?我們是‘波蘭-立陶宛聯合王國’,上司不是自家人不覺得彆扭嗎?”

“是很彆扭,如果有其他任何波蘭人參選,我和我家的貴族絕對投他的票——但千萬不要是萊什琴斯基先生,拜託你了!”

“萊什琴斯基很好呀!立陶你不知道嗎?他是法國國王的岳父呢……啊,想想就覺得興奮啊~~我也終於可以和法國成為無話不說的好朋友了~~”

漂亮的衣服,華美的食物,各種各樣新奇的遊藝,還有無所不在的浪漫氛圍,想到弗朗西斯•波諾弗瓦拿著玫瑰吟詠詩篇調製美酒還有翩翩起舞的樣子,菲利克斯旁若無人地雙眼放光,一片欽羨地陷入了妄想。

全然不顧自己身邊托裏斯那張越來越黑的臉。

“法、法國嗎……哈哈,是法國呢……法國先不要去說,萊什琴斯基先生他原先可是……原先可是把我賣給瑞典的叛、叛徒……”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他登基後我們和瑞典也會成為朋友嘛~~立陶你反對也沒有用,波蘭規則發動,投票人數我的是你的二倍多呢~~啊,能有自家的國王,還能和法國成為朋友~~”

“……波、波蘭你個混賬馬鹿!你怎麼能這樣!”

一片粉紅的氛圍中,菲利克斯似乎聽見自己同伴哭著跑開——沒關係那是幻覺,只要能和法國成為超越靈魂的好友,菲利克斯這一生就都滿足了。


1733年9月,聖彼得堡


菲利克斯•武卡謝維奇的出棋,確實出乎東歐羅巴近乎所有人的意料——根本來不及與基爾伯特•貝什米特商量,伊萬•布拉金斯基狼狽不堪地與羅德裏赫•埃德爾斯坦一起,在最快時間更換了自己的推薦對象——薩克森的腓特烈•奧古斯特二世——為此再次與西格蒙德•舒爾茨變成了朋友,但結果又如何?就算他和羅德裏赫都開始在邊境集結部隊,菲利克斯還是毫無畏懼地選擇了弗朗西斯•波諾弗瓦的國丈,受人尊敬的波蘭天主教徒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先生。

“所以說,所以說!露醬你以前碰到過這種無厘頭的事情沒有!波蘭太過分了這次!”

當然,此刻在自己的房間裏不停抱怨的居然會是好好先生兼菲利克斯最親密無間的同伴密友及以上,托裏斯•羅利納提斯,這點伊萬•布拉金斯基也未曾想到。

雖然以前也不是沒見過他們吵架甚至動了手,不過……

“啊,這次波蘭君他確實……做出了奇怪的事情呢……”

“法國!露醬你聽聽!只是為了法國!”托裏斯無比沮喪地端起面前的酒杯,發現裏面空空如也。伊萬•布拉金斯基端起伏特加酒瓶給他滿上,他想也不想地一飲而盡了。

這已經是第幾杯了……

“只是為了法國!開小花開成那樣!我呢!他認識我多長時間了!他認識法國才多長時間!我……我為他幹這個忙那個被他莫名其妙的要求折騰得頭暈眼花一天到晚累得腰酸背疼,語言也好文化也好全部向著他,他究竟有沒有為我著想過!”

“嘛……波蘭君他確實有些白目啦,不過正因為是波蘭君所以他這麼做不會讓人太過驚訝的說……”

早就已經出離驚訝了,但就這樣放任波蘭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呢;因為我和奧地利君臨時改了主意所以普魯士君中立了,但法國君……總覺得他有些危險呢,奧地利君也不喜歡他……伊萬•布拉金斯基再次斟滿托裏斯的酒杯,默默地想。

“不行,露醬你這樣不行……!連你都替波蘭說話了那怎麼行!”

托裏斯大概是完全喝醉了,扯住伊萬•布拉金斯基大衣的手緊得嚇人。就算知道他平時的力氣大概有多大,伊萬•布拉金斯基還是被嚇了一跳。

“露醬……露醬我們是朋友對吧?你從小就最聽我的話了對吧?你不會像波蘭這樣背叛我的對吧?”

“欸,只要你答應把我的姐妹還回來喲~~這樣我們就永遠都能是朋友了耶……不過你才不可能這麼做……”伊萬•布拉金斯基悶哼道,知道自己說的話托裏斯一個字都沒聽見。

“露醬,你這次一定要幫我……幫貝拉醬……幫我把那個該死的波蘭佬趕下去……我給你開放國境線,你給我重新弄一次選舉……你的軍隊把波蘭的趕盡殺絕也沒關係……和奧地利他們一起也成……我站在你這邊,我才不在乎波蘭怎麼看……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就算是背叛波蘭也沒關係……是他先背叛我的……你一定要幫我!”

他突然放大了聲音,雙手緊緊鉗住伊萬•布拉金斯基的胳膊。

“你本來就應該幫我的,你本來就應該是我的……要不是波蘭的白目上司,你已經是我的了……萊娜醬本來在我家挺好的,也都是波蘭硬把她搶了走……我為他付出了這麼多我得到了什麼!我只剩下你們了!你……我可愛的露醬絕對不會背叛我……”

伊萬•布拉金斯基被卡得幾乎動彈不得,如果被別人看到一定會被誤會……這時年輕國家才明白自家女帝塞給他整整一箱伏特加酒還朝他眨眼睛翹拇指是為了什麼。不過這也不算是壞事,雖然醉鬼的話不能盡信,但既然他這麼說了,以後無論採取什麼行動,就都可以說是得到允許的了。

“嗯,我才不會背叛你喲,我們才是最好的朋友嘛~~我的軍隊和奧地利君的軍隊都已經集結完畢了,薩克森君也一定會幫忙的~~你打開國境線,我們就可以進到你家,把騙人的法國君還有那個立陶宛君討厭的上司趕走~~呐,你這麼說,我就這麼做喲~~我是聽話的好孩子吧~~呐?”

“哈,露醬最乖了……真聽話……”

今天,你愛做什麼就做好了,這是證據喲,省得你明天酒醒了還要反悔……反正背叛別人的是你,我可是被你請進家門,一~點~責~任都沒有的喔……因為奧地利君和薩克森君大概會不高興,所以我只給你你想要的上司,其他什麼都不要。哈哈,你見過像我這樣慷慨的人嗎?但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讓你乖乖把我的姐妹還給我,到時候……殺了你也成喔~~☆

伊萬•布拉金斯基如此想著,不由得微笑出來。


1733年11月5日,卡曼


“真的想像不出,當年的金色自由法案竟是在這種小地方定下來的!”

西格蒙德•舒爾茨環視以“石頭”為名的小鎮,觀光客一樣張大了嘴巴。他以前從來沒注意過華沙城外的這個小地方,一次都沒有。

“不僅如此呢。選在這裏進行第二次選舉,也可以氣氣法國君的說。”

西格蒙德把不解的目光投向閒散至極的伊萬•布拉金斯基。沒等俄羅斯開口,羅德裏赫•埃德爾斯坦便推了推眼鏡,慢悠悠地說:

“薩克森先生,您不覺得您應該補習一下歷史麼?在這裏通過的金色自由決議,是1573年、由法國先生那裏派來的國王亨利與各位議員討論通過的。”

“啊,原來如此!這樣就可以好好羞辱下法國那傢伙了!嘿嘿,他也有今天……”

“那個,我寧願諸位把這種選擇看成是……對我國神聖光榮傳統的尊重。”

托裏斯•羅利納提斯從部隊駐紮的另一側走來,尷尬地咳嗽了幾聲。

“願意參加投票的貴族們都到齊了……”他有些為難地再度開口,“雖然只有一千人,從數目和參加比例上說,有些寒磣……。”

“沒關係沒關係啊,哈哈。”西格蒙德掏出手帕,卻在羅德裏赫的嚴厲瞪視下又把它塞回口袋,“當年萊什琴斯基那老頭子上臺的時候,選舉人數不也差不多只有這麼點?那時合法,現在也合法!哈!”

“薩克森君說得沒錯呢,立陶宛君不用擔心嘛~~”伊萬•布拉金斯基笑道,“這裏一切的一切都不用任何人擔心呢~~”

確實沒有擔心的必要。腓特烈•奧古斯特一定能通過選舉,不遠處華沙的攻破,也只是時間問題。西格蒙德遙望華沙的方向,地平線煙塵滾滾,馬蹄聲由小到大,傳令兵帶回的消息在每個人的意料之內:華沙攻陷。

“既然如此,立陶宛先生,能麻煩您立刻開始選舉嗎?”羅德裏赫摘下眼鏡,擦了擦被塵土弄髒了些的鏡片,“我想,法國先生和波蘭先生應該已經啟程前來我們這裏了。”

托裏斯點點頭,轉身朝貴族們的休憩地走去。

選舉確實用不了多長時間,而卡曼也確實距離華沙非常之近——議長宣佈腓特烈•奧古斯特成為過往的同時,弗朗西斯•波諾弗瓦與菲利克斯•武卡謝維奇的馬匹踏上了卡曼的土地。

“立陶你這是做什麼!”菲利克斯大聲吼著,“我們有國王了,不需要另外一個!讓那些外國人把他們的軍隊都撤回去!”

“很抱歉波蘭,我只是不喜歡你選擇的那個國王,非常不喜歡。”托裏斯搖著頭說,“萊什琴斯基先生是個叛徒,膽小鬼,油嘴滑舌的人,他寧可給瑞典工作也不願和我們一起奮戰!不要被那個騙子欺騙了!”

“喔,年輕真是好,哥哥我也想這麼有活力地對人怒吼呢。”弗朗西斯眯起眼睛,聲音一如既往地低沉而富有磁性,“哥哥我看認可不會錯喔,萊什琴斯基先生,把他最寶貴的珍珠送給了我家陛下喔。”

“是的啊,立陶你怎麼可以這麼不相信別人的話?法國是我們的朋友!”

“萊什琴斯基先生的珍珠寶貴就寶貴在她可以說服你,菲利克斯!而法國的上司路易十五閣下……”托裏斯哼了一聲,“他的珍珠數量,大概比菲利克斯你花邊領口的針腳還要多。這種人怎麼能夠信任?!我們一直以來的朋友是奧地利,不停保護我們安全的是俄羅斯,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他們站在誰的一邊?”

說完他抓了抓頭髮,朝菲利克斯伸出手。

“別被法國的花言巧語騙了。他欺騙過許多國家,奧地利告訴我的,而我相信在危難之可幫助過我們的奧地利。到我身邊來,向你真正的國王鞠躬,不要再理會那個吃裏爬外的陰線小人了。”

菲利克斯皺起眉頭,遊疑不決起來。

“喔,說得真好聽,小立陶宛。但誰不知道你身後的幾個傢伙盯住你們已經很久了?真可憐啊,小立陶宛,你被別人這麼欺騙都沒有一點自覺。哥哥我才是能叢哈布斯堡的迷網中拯救你們的真正朋友哦,不要不相信嘛。”

“十分抱歉,法國,但我確實無法相信你,更無法相信你打算強加在我身上的國王。這種強迫毫無道理,金色自由不是這樣的,所以我才要在這裏,遵照我悠久且高尚的傳統,選出符合我與波蘭真正利益的國王。波蘭!這裏是哪里!”

“這裏是……卡曼……金色自由誕生之地。”

“我對你的決議投下我寶貴的否決一票,然後在這裏對你開誠佈公——我找到了適合我們的上司,哪怕他不是波蘭人,卻最能尊重我們的傳統!過來,波蘭,到你應該站著的地方來!”

菲利克斯猶豫著要不要下馬,他舉棋不定的樣子比他平時的白目模樣可愛許多。但最終,他咬咬牙,還是拉緊了韁繩。

“無法斷定的事情就由時間解決。立陶,我要和法國一起,與萊什琴斯基前往但澤——你攻克了華沙,我把首都讓給你們;但腓特烈•奧古斯特是不是我的國王,我只有在親眼確認他的能力後才能決定——”發現眾人被他的態度弄得措手不及,他立刻重新變回了平日模樣,“什——麼啊,你們幾個,一個一個的,都露出了好有趣的表情啊!啊哈哈哈哈!我在但澤等著你們喲,能來就快點來,不要等我和法國的大軍過來把你們殺的片甲不留!後會有期啦!啊哈哈哈!”

他朝著西北飛馳,一會兒就不見了蹤影。弗朗西斯優雅地聳了聳肩,丟給在場的每個人一個飛吻後,跟著菲利克斯絕塵而去。

良久,羅德裏赫幽幽開口:

“法國先生不會只盯住波蘭先生的王位一個地方。那個人的性格是在歐羅巴到處興風作浪,他已經給我帶來太多麻煩了。”他頓了下,繼續說,“雖然對諸位有些失禮,但我認為我必須回國以準備更大的戰爭,否則我實在無法心平氣和地欣賞維瓦爾第的室內樂。”

西格蒙德朝他揮揮手:“嗯,你的苦衷我明白。去吧,你有比這裏更大的戰場要應付。祝你好運。”

“承您吉言。”羅德裏赫點點頭,也離開了戰場。



1734年6月30日,但澤


攻陷但澤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伊萬•布拉金斯基和西格蒙德•舒爾茨沖入城堡,但在那裏迎接他們的卻只有菲利克斯•武卡謝維奇?

“啊?立陶那傢伙沒和你們一起來呀?”失望。

“嗯,不過萊什琴斯基先生也沒和你在一起呢。”同樣失望。

“嘁,跑掉啦,和法國一起跑掉啦。法國也真是的,只派兩千四百人過來能幹什麼?兩萬四才差不多……不過他的三艘戰艦還不錯,我可是清楚看見俄羅斯你的一艘船被俘虜了喔,哈哈哈。”

“有什麼好笑的嘛……”伊萬•布拉金斯基面紅耳赤,惱怒回答。

“不過話說回來,法國逃跑的時候姿勢還真是瀟灑呢,一根繩子一件披風,啊,真像小說中的場景呢……不愧是世界第一大國,連逃跑都這麼氣度不凡~~”

在場的其餘二國同時黑線。

“還有,瑞典這次雖然還是一副家裏死了人的苦瓜臉,幹得到還不錯。聽說他派來的都是志願者耶……看來萊什琴斯基在他家的人氣還真高……嗯,這也是我國的驕傲!”

“這不是廢話嗎……”西格蒙德陰著臉吐槽道,“他本來就是瑞典派給你的國王……啊呸,你醒醒好不?”

“無論如何,這場戰鬥是我輸了,我認賭服輸~~啊,早知道聽立陶的話就不會拖到現在了,不過偶爾有這種經歷也不錯呢……喂,對吧,你們兩個?啊哈哈!”

立陶宛你是怎麼忍受這種糟糕個性的喲!!!

“波蘭君,你的國王和立陶宛君都在華沙等著你呢,你現在就和我們回去吧。萊什琴斯基的話,這麼亂的情況下一時半會兒也抓不到,等他自己現身好了。”

伊萬•布拉金斯基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他和西格蒙德把菲利克斯帶回去,就此解決一切問題。然而菲利克斯搖搖手指,另一隻手捂住肚子,房間裏任誰都聽見咕嚕嚕的聲音。

“你們中的誰,先去告訴立陶:‘這半年的圍攻把老子餓得要死!從莫斯科那次後還從來沒有這麼餓過!你趕快給我下廚去做飯!我喜歡吃的那些你都知道,一樣都不能少!我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吃飯!你給我準備!’,以上。幫我傳個話。”

伊萬•布拉金斯基一把拽過西格蒙德,臉上的笑容黑得可怕。

“拜託了喔,薩克森君,我先回華沙傳話,一路上那個白目就由你來照顧了喔~~好吧~~呐?”

“為……為什麼是我……”西格蒙德被那過大的力氣弄得有些窒息,“明明你和他比較熟……”

“因為啊……”伊萬•布拉金斯基臉上的笑容沒有半分變化,仿佛直接從地獄湧出,“你要讓我和他呆在一起,我真的沒辦法克制自己不掐死他唷~~呐~~就這麼說定了喔~~”

除了答應,西格蒙德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相關史實:

三黑鷹同盟:最初是1732年9月13日,由奧地利與俄羅斯簽訂的共同支持葡萄牙親王曼紐爾繼承波蘭王位的條約,12月13日普魯士也加入了。因為後來就是這三家瓜分的聯合王國,而這三家的紋章又都是黑鷹——對應于波蘭的白鷹——因此人們就把這個同盟直接叫做三黑鷹同盟了。

漢諾威同盟:1725年因為西班牙與英國的直布羅多之爭-歐陸新教/天主教之爭-西班牙和法國的聯姻失敗等諸多原因而誕生的、為與西班牙和奧地利的維也納同盟對立而形成的英國、法國、普魯士等國加入的同盟。俄羅斯後來加入了維也納同盟(因為瑞典加入了漢諾威同盟——丹麥與荷蘭也是漢諾威同盟的成員)。普魯士與三黑鷹同盟中的其他二國在當時都是敵對關係。

女帝時代:從1725年彼得一世駕崩,到1796年葉卡捷琳娜二世死去,七十多年的時間裏,統治俄羅斯的幾乎都是女帝(中途彼得二世四年,伊凡六世幾個月,彼得三世兩年)四名女帝構成了俄羅斯的靚麗風景線(笑)
波蘭繼承戰爭時期的女帝是安娜

波蘭繼承戰爭:1733年,在老國王奧古斯特二世死後,由於波蘭掀起了強烈的自主愛國風潮,一定要選擇本國的天主教徒擔任國王,加之候選人中的斯坦尼斯瓦夫•萊什琴斯基成為了法王路易十五的岳父,而當時波蘭貴族都十分嚮往法國,故而萊什琴斯基高票當選,就算俄羅斯和奧地利把他們支持的候選人切換為薩克森的腓特烈•奧古斯特二世(老國王的兒子),在邊境集結軍隊威懾都無濟於事。然而由於萊什琴斯基在大北方戰爭中是瑞典的傀儡,而立陶宛在戰爭中受害嚴重,因此許多立陶宛貴族都不喜歡萊什琴斯基。1733年俄羅斯為了重新選舉腓特烈•奧古斯特上臺而試圖穿越邊境,他們的舉動得到了立陶宛貴族的支持。這些立陶宛貴族加入俄羅斯軍隊,協助他們佔領了華沙,重新舉行選舉使得奧古斯特當選,並於1734年1月在克拉科夫舉行了奧古斯特三世的加冕典禮。萊什琴斯基逃出華沙來到但澤,自1734年2月起但澤便遭遇俄羅斯-薩克森聯軍的圍攻,一直到當年6月淪陷,萊什琴斯基化裝成農夫逃跑,潛回法國。
雖然法國明確支持萊什琴斯基,但在但澤圍攻戰中,路易十五隻派出了2400人的小部隊。一直與俄羅斯-薩克森聯軍交戰的除了忠於萊什琴斯基的波蘭軍隊,還有瑞典自發組織的志願軍——志願軍作戰英勇,雖然其頭領最終在5月27日英勇就義。
雖然這場戰爭名為波蘭繼承戰爭,但在但澤圍攻結束後,主戰場便離開了波蘭本土。戰爭從1733年持續到1736年,主要是法國的波旁家族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在中歐掀起的全面戰爭——英國與荷蘭保持了中立,而法國最終不敵奧地利。1736年戰爭結束,萊什琴斯基被路易十五逼迫宣佈退位;作為補償,他成為了洛林公爵,在洛林安度晚年。

奧古斯特三世:奧古斯特二世的兒子,薩克森選帝侯,雖然被選為聯合王國國王,但其興趣明顯不在聯合王國。其在位的三十年間總共只有兩年多一點的時間在聯合王國停留——當然他在薩克森也不幹正事。在他統治期間聯合王國高度腐化,為後來被瓜分埋下了伏筆。

卡曼:意為“石頭”,華沙附近的一個小鎮。1573年聯合王國確立金色自由的亨利條案在這裏獲得通過,從而確定了聯合王國國王選舉及議會的標準。

路易十五:把太陽王家底徹底敗光的法國國王,娶了萊什琴斯基的女兒為王后——但這人最出名的地方在於情婦眾多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版權說明
本站為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Hetalia》的同人站,站內所有作品中的人物,除自主設定外,版權皆屬於日丸屋秀和先生與幻冬社。全部作品個體的版權屬於管理員。

站內圖文任何自主設定,若在未來與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衝突,將於彼時修訂為日屋丸秀和先生的設定內容。

站內圖文,除Kiri-Ban禮物外,一概不接受轉載申請,亦不接受盜轉盜鏈。如要交換鏈接請於C-box向管理員留言。請不要私自將本站內的任何內容外流,謝謝。
★ 計數器
★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Clicki
★ C-BOX
★ 已完成與連載中的作品目錄
小說:


戒斷期症候群短篇//完結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畫像前奏//阿爾篇//普憫篇//耀君篇//立陶篇//完結

霧野靈薄前言//章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TBC

硝煙散盡時中篇//TBC

無言之歌短篇//TBC

終焉世界的鎮魂歌中篇//TBC

布拉格之秋: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三套車: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冬天的故事: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國王之城: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曆史普及:


東歐大國夢之若子篇中篇//完結

白色後宮王者番茄親分篇//全能人妻篇//無口旦那篇//完結

聯合王國衰落史花名冊//塔諾戈羅德聯合會//俄羅斯干涉到沉默議會//托倫危機//波蘭繼承戰爭//薩克森時代//末代國王選舉//TBC

立沃尼亞征戰考: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 管理員資料
HN:
馨無聲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學生(期待哪天能晉級為學者)
★ 日曆
05 2018/06 07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博客內檢索
★ Access解析
★ Web拍手
★ 最新CM
[01/31 杆二]
[01/30 杆二]
[01/28 喝二]
[12/19 skyhiker]
[12/14 杆]
★ 最新TB
★ ロックマン暂存
在下定決心為元祖Rockman開個新站前,先在這裡借個角落

蛇本命,細腰長腿王道,陰毒執念又柔軟
光萌,最高頭腦鋥亮禿,惡口傲嬌沒鼻子


天然呆影,隱秘忍者無常識,可愛末之子
自戀雙子,反射鐳射,鏡像程序一體同心
真劍蛙,被捕食對象,人妻,有蛞蝓護體
一開面速,運動馬鹿賽車手,無自覺兄貴
面具嚴鋼,博士左右臂,家教第一手把手
小乖小壞,聽話小孩兼破壞狂,正太哥哥

傾向CP:
ManMan推獎,邪氣戰鬥狂激萌,本家老實肯幹又可愛,有賀性格熱血帥無邊,少女受速速退散!
2BOSS:速光←(鋼 & 壞) 【泡潮可逆不可拆】
3BOSS:影蛇←(雙子 & 蛙)【磁石獨樂轉啊轉】
2+3:光蛇前輩後輩百合吧百合吧

※―※―※―※―※―※―※―※

這四隻要點請一起點

※―※―※―※―※―※―※―※

這三隻要點請一起點

※―※―※―※―※―※―※―※

Copyright (c)隱匿之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空色地図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