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PH東歐鳳梨海相關同人圖文站 (Next Kiri-Ban:2500 暫停中,坑太多了)
<< 08  2018/09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10 >>
[37]  [36]  [35]  [34]  [33]  [32]  [31]  [30]  [29]  [27]  [2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724年,12月,倫敦


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找到亞瑟•柯克蘭的時候,後者剛剛完成拜訪自己留在漢諾威的上司的旅行。他已經累得不成樣子,自然對來自中歐的國家沒什麼好臉色,雖然他還是以標準的英國禮節招待了對方。
“可惡,你光榮孤立也給大爺我有個限度啊!老子可是一路追著你跑來倫敦的!”基爾伯特氣喘吁吁地大吼,仿佛生怕震不破西區的玻璃,“在漢諾威多呆幾天要你命啊?”
亞瑟哼了一聲,把甜點和紅茶推到基爾伯特的面前。
“我又沒邀請你,你自己跑過來還不是你自作自受?”他冷笑一聲,歪了歪脖子,“有什麼事快說,說完就回去。”
“就因為你這該死的態度你在大陸才找不到朋友!算了不跟你廢話了,說正題,大爺我是為了托倫發生的事情來的。”
嘿你個一人樂有資格說我?……亞瑟差點直接笑出來,但在聽到“托倫”這個名字後頓時失去了笑意。
“你說托倫?五個月前爆發騷亂的那個城市?”
“啊啊,原屬於大爺我的皇家普魯士的重鎮,那可是老子還是條頓騎士團的時候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第一個城市!商貿樞紐!就這麼讓波蘭那個混蛋搶走了!啊啊現在想起這些事就生氣!!好端端的普魯士那混蛋竟然直接給老子扣了一半啊!!”
亞瑟忍住朝基爾伯特頭上狠砸一拳的衝動,面帶青筋地打斷了他:“你不用再把你那可憐兮兮的歷史跟我重複了。直接說,托倫怎麼了?”
基爾伯特咳嗽一聲,面色陰沉下來。
“市長被處決了,還有九個其他官員。判決書是波蘭最高法院下達的,死去的都是新教徒。”
“處決?!憑什麼?!”
“說什麼監管不力促使騷亂升級……但傻子都能看出來吧?約翰•羅斯那的死是謀殺!完全因為他是個新教徒!跟著他被處死的那幾個可憐人也都是新教徒!”
“這太過分了……我沒記錯的話,那場騷亂不就是天主教徒欺負新教徒才引發的嗎?波蘭怎麼能允許這種顛倒黑白的事情發生?”
“嘿……那小子自稱宗教自由,骨子裏卻是個狂熱的天主教徒。不信你去問漢諾威,或者去問俄羅斯那傢伙也成。哼……這是赤裸裸的宗教迫害!老子的立國之本就是宗教自由,波蘭竟然敢在老子的故土動刀!太混蛋了!”
亞瑟咯咯地笑了出來。那笑聲聽起來異常恐怖,連基爾伯特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這麼做和西班牙那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有什麼區別?哼哼,我算是看錯波蘭了……他怎麼下得了手?哼哼……當我這個‘新教捍衛者’的稱號是空氣不成?”
五個月前為了那場騷亂,自封為“新教捍衛者”的亞瑟聯合歐羅巴近乎所有的新教國家對菲利克斯進行了大炮齊發的強烈譴責。現在,又一輪文明的血雨腥風開始醞釀起來了。
“就因為你是‘新教捍衛者’才找你來的。聽著,大爺我已經打算出兵保護那些可憐的新教徒了。你要不要和大爺我一起幹?”
亞瑟停下笑,直接翻了個白眼。
“普魯士不是我說,你還真是個馬鹿。你就這麼直接出兵的話,全歐羅巴不一起噴死你才怪!輿論,輿論,你到底能不能弄清楚輿論的重要性?!”
“輿論戰五個月前已經打過了,老子要真刀真槍!”
“五個月前是五個月前,現在是現在!你給我聽好,要行動我們新教國家一起行動。我會去知會丹麥、瑞典、荷蘭與黑森,你……你住在那附近,有沒有什麼能提供的素材?”
“要是和幾個月前你想要的那種素材類似的話,大爺我已經整理不少了。”說著基爾伯特從口袋裏掏出三本小冊子,拿在手裏自豪地抖了抖,“剛出版的,第一手資料,詳細至極。”
亞瑟一把奪過小冊子,只是簡單瀏覽了下,方才那股黑漆漆的笑容就重新浮現出來了。
“好,很好,非常好……普魯士,你等著吧,我這次要讓你見識一下出產莎士比亞國家的強大宣傳力量……只要我的宣傳機器一開動,我向你保證,波蘭肯定會在全歐羅巴名聲掃地!到時候他要是再敢迫害新教徒……誰都能有充分理由出兵了!啊哈哈哈哈!!”
周身發冷的基爾伯特乾笑一聲,說了聲“那拜託了”後奪門而逃。


1727年3月,華沙


托裏斯•羅利納提斯從一疊報章中探出腦袋,眼底的顏色深得嚇人。
“我的天呐,這件事還真的沒完沒了了……!”
菲利克斯•武卡謝維奇打了個呵欠,揉揉眼睛,沮喪地把一桌子的報紙全部推到了地上。
“我哪里招惹英國了的說……罵人都罵了兩年了還沒罵夠啊……氣死我了!!!”
托裏斯用力掐住自己的鼻樑,張了張嘴,把想說的話全部咽了回去。
主啊還不都是你的錯……你家的法官是幹什麼的下達了這種判決?!現在貝拉醬每天都在擔心我家會不會出相同的事情啊!!可惡這種想罵人又開不了口的情況是怎樣!!
“……不過還是慶倖一下吧,奧地利擋在我們前頭替我們說話呢。”他沉默片刻後,說,“兩年一百多篇報道評論加上檄文,把我們寫得和魔鬼沒什麼兩樣……英國家哪里冒出這麼多記者……”
“普魯士那混蛋也跟著一起抽風呢!那兩個人……那兩個人居然要求在我家駐軍以保護什麼新教徒!開什麼玩笑!我家是隨便能進的嗎?”
“啊啊,露醬……俄羅斯也過來抗議了呢。貝拉醬也好萊娜醬也好都在擔心……”托裏斯一頭砸在了桌子上,“拜託了,拜託了,這件醜事儘快讓它煙消雲散吧……”
“國王陛下也是,什麼話都不說……喂,我記得是英國還是普魯士的哪篇評論說,國王陛下這麼做是有目的的?”
“你聽他們瞎扯……他們還說奧地利怎麼怎麼樣呢。這你也信?”
他們什麼建立新教聯盟的事情,估計也成不了,等他們自行解體算了……看現在的新聞,英國他們似乎也有些厭煩了。這樣更好,這種事情誰都不提最好……托裏斯鬱悶地想,胃痛得厲害。
“唔,這麼說來,他們的炮火大部分轉移到奧地利去了耶……奧地利果然是好人,等事情平息下來,我們請他吃頓飯好了,一起去打獵也成~~。”
“啊啊,一定要好好感謝奧地利才可以。不過我估計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我們在歐羅巴都別想抬起頭了……對了,皇家普魯士那邊的貴族也好平民也好想逃走的比例大增,還是安撫一下比較好吧?”
“我已經在做了。”菲利克斯有氣無力地回答,“不要給普魯士可趁之機——我知道,過幾天我會好好找他談一下的。立陶你放心吧,這件事很快就會過去的,呵呵……”
“嗯,我也會去向那三姐弟澄清的。上帝保佑我們。”
二人同時劃了個十字。
“阿門。”

相關史實:

托倫危機:,1724年7月16日至17日在皇家普魯士的托倫(哥白尼故鄉)爆發了騷亂,當地的天主教學生(屬於耶穌會)強迫新教學生(屬於路德宗)進行天主教禮拜,導致新教學生的抗議,隨後發展為暴力衝突,雙方都有人被關押,雙方財產也都有損失,直到17日托倫市長約翰•戈特菲爾德•羅斯那(路德宗新教徒)派兵鎮壓了騷亂,結束了暴動。這件事被上報到聯合王國議會,法院裁定市長放任新教,所行失職,對其和其他九名當地新教官員判處死刑,于當年12月7日在托倫執行。這件事在國際上震動很大,英國、普魯士等新教國家聯合抗議波蘭對宗教的不寬容,向波蘭派出使節要求駐軍保護信教徒。這些新教國家的國家宣傳機器大馬力開動,將總共死亡不超過15人的事件稱為“屠殺”,將聯合王國描述為對宗教極端不寬容的國家。於是聯合王國成為了眾矢之的,聲譽一落千丈。奧地利出於自己也是天主教國家,對聯合王國表示同情,同時天主教一方的宣傳也正式開始,駁斥新教一方的宣傳,結果卻是越描越黑。
後來英國致力於新教同盟的達成,試圖聯合荷蘭、丹麥、瑞典、普魯士、漢諾威、黑森等國家共同對付奧地利,法國出於與奧地利的敵對也支持這一計劃,雙方的戰爭幾乎爆發。但最終隨著英王喬治一世的死亡,該計劃流產。托倫危機也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線。
無論如何,這件事對聯合王國的國際形象造成了很壞的影響,從此聯合王國被貼上了“宗教不寬容”的標簽,不但與新教國家關係不好,還被各國的啟蒙主義者所詬病。一直到1772年第一次瓜分波蘭的時候,伏爾泰還引用托倫危機證明三黑鷹同盟瓜分波蘭的合理性。而在國內,新教貴族與東正教貴族感到受到了歧視與壓迫,人心惶惶,從情感上分別倒向了普魯士與俄羅斯,凡有決議一定會聽從普魯士或者俄羅斯大使的安排。這不但為兩國找到了干涉聯合王國內政的正當藉口,使得俄羅斯對聯合王國的控制進一步加深,也使得普魯士得以通過操縱選舉干涉聯合王國的內政。
有評論說托倫危機的發生是聯合王國國王奧古斯特二世一手造成的,目的是給聯合王國中央化製造契機。無論這是否屬實,事實證明,他徹底地失敗了。

新教捍衛者:英國國王、漢諾威選帝侯喬治一世的自封。因為英國雖然屬於聖公會(不是路德宗也不是加爾文宗),但只要歐羅巴的新教徒出現危機,英國總會對他們施以援手,故而這個稱號也被其他新教國家認同(上一個新教捍衛者是三十年戰爭期間的瑞典)。從政治角度上說,這也是英國“光榮孤立”政策的一部分。

托倫:1230-1231年,條頓騎士團在東歐建立的第一個城堡/據點,城市本身於1238年12月28日成立,此後一直是騎士團的重鎮之一。直到1466年,騎士團與波蘭和立陶宛的十三年戰爭結束,騎士團放棄東波美拉尼亞(皇家普魯士)地區,托倫被割讓給波蘭。此後托倫與但澤一樣,作為皇家普魯士的中心城鎮存在,城市人口以日耳曼人為主。1557年,托倫改宗新教,此後與天主教的聯合王國之間時有衝突,直到1724年發生騷亂,這個城市才再次進入近乎全歐羅巴的視線。

皇家普魯士:也稱東波美拉尼亞。條頓騎士團進駐東歐擊打普魯士時佔據的土地,後因十三年戰爭失敗,整個割讓給波蘭。在瓜分波蘭的行動中,皇家普魯士如數成為普魯士領土,這片地域在普魯士-德意志帝國時期,構成了西普魯士的大部(與哥尼斯堡的東普魯士對應)。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cret (管理人しか読む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版權說明
本站為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Axis Powers Hetalia》的同人站,站內所有作品中的人物,除自主設定外,版權皆屬於日丸屋秀和先生與幻冬社。全部作品個體的版權屬於管理員。

站內圖文任何自主設定,若在未來與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衝突,將於彼時修訂為日屋丸秀和先生的設定內容。

站內圖文,除Kiri-Ban禮物外,一概不接受轉載申請,亦不接受盜轉盜鏈。如要交換鏈接請於C-box向管理員留言。請不要私自將本站內的任何內容外流,謝謝。
★ 計數器
★ Flag Counter
free counters
★ Clicki
★ C-BOX
★ 已完成與連載中的作品目錄
小說:


戒斷期症候群短篇//完結

伊萬·布拉金斯基的畫像前奏//阿爾篇//普憫篇//耀君篇//立陶篇//完結

霧野靈薄前言//章一//章二//章三//章四//章五//TBC

硝煙散盡時中篇//TBC

無言之歌短篇//TBC

終焉世界的鎮魂歌中篇//TBC

布拉格之秋: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三套車: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冬天的故事: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國王之城: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曆史普及:


東歐大國夢之若子篇中篇//完結

白色後宮王者番茄親分篇//全能人妻篇//無口旦那篇//完結

聯合王國衰落史花名冊//塔諾戈羅德聯合會//俄羅斯干涉到沉默議會//托倫危機//波蘭繼承戰爭//薩克森時代//末代國王選舉//TBC

立沃尼亞征戰考:中篇//Coming soon,please wait

★ 管理員資料
HN:
馨無聲
性別:
非公開
職業:
學生(期待哪天能晉級為學者)
★ 日曆
08 2018/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博客內檢索
★ Access解析
★ Web拍手
★ 最新CM
[01/31 杆二]
[01/30 杆二]
[01/28 喝二]
[12/19 skyhiker]
[12/14 杆]
★ 最新TB
★ ロックマン暂存
在下定決心為元祖Rockman開個新站前,先在這裡借個角落

蛇本命,細腰長腿王道,陰毒執念又柔軟
光萌,最高頭腦鋥亮禿,惡口傲嬌沒鼻子


天然呆影,隱秘忍者無常識,可愛末之子
自戀雙子,反射鐳射,鏡像程序一體同心
真劍蛙,被捕食對象,人妻,有蛞蝓護體
一開面速,運動馬鹿賽車手,無自覺兄貴
面具嚴鋼,博士左右臂,家教第一手把手
小乖小壞,聽話小孩兼破壞狂,正太哥哥

傾向CP:
ManMan推獎,邪氣戰鬥狂激萌,本家老實肯幹又可愛,有賀性格熱血帥無邊,少女受速速退散!
2BOSS:速光←(鋼 & 壞) 【泡潮可逆不可拆】
3BOSS:影蛇←(雙子 & 蛙)【磁石獨樂轉啊轉】
2+3:光蛇前輩後輩百合吧百合吧

※―※―※―※―※―※―※―※

這四隻要點請一起點

※―※―※―※―※―※―※―※

這三隻要點請一起點

※―※―※―※―※―※―※―※

Copyright (c)隱匿之所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material by 空色地図  Template by tsukika

忍者ブログ [PR]